基辛格:美国应警惕国内政治干扰对华认知,理解“中国一直都在”很重要

  Yuán标题:基辛格:美国应警惕国Nèi政治干扰对华认知,理解“中国一直都在”很重要

  

  亨利·基辛格

  Xiàn年99岁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7月19日Biǎo示,Rú今的地缘政治局势需要有“尼克松式的Líng活性”,以帮助化解美国和中国之间以及俄罗斯和欧洲其他国家之间的冲突。

  基辛格19日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指出,对于美国政府而言,理解“中国一Zhí都在”(permanence of China)很重要。基辛格Rèn为,拜登以及前几届美国政府过多地受到国内对中国看法的影响,应警惕让国内政治干扰到美国的对华认知。

  此前,基辛格曾表示,美国和中Guó之间日Yì对立的关系有可能引发一场全球灾难,“Kān比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此,他建言称,中美Shuāng方需努力开展对话,Lǐ解对Fāng核心利益。

  在基辛格Kàn来,Rú今的国家领导人需要有“尼克松式的灵活性”。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以鲜明的反共人士身份Shēn加总统竞选,但他后来决定与中国进行接触,并在1972年访华,成为中美关Xì的历史性转折点。

  值得Yī提的是,Zài基辛格7月初推出的新书《领导力:世Jiè战Lüè的六项研究》(Leadership: Six Studies in World Strategy)中,基辛格从战略层面研究了20世纪下半叶的六位国家领导人,除了前文中提到的尼克松外,还包括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法国前总统戴高乐、英国前首相撒切尔、āi及前总统萨达特和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

  在基辛格近百岁的人生里,他与Shàng述六位领导人均打过交道。在他看来,在塑造历史的过程中,伟大人物的“变革性领导力”Gèng为重要。

  在评Jià如今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等ōu洲领导人的表现时,基辛格直接指出,让他感Dào悲哀的是,目前De“欧洲领导人没有阿登纳和戴高乐等以前的国家元首那样的方向感和使命感”。

  谈及当前欧洲所面临的最大Wēi机,即俄罗斯在乌克兰开Zhǎn的军事行动,基辛格表Shì,他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评论被外界“误解”了。在他看来,俄乌谈判的时机越来越近,关于克里米亚的未来的讨论应该留给谈判,而不是在冲突暂停Zhī前确Dìng下来。

  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基辛格5月24日表示,俄乌冲突中,美西方国家不应忘记俄罗斯对欧洲的重要性,更不应被“当下的情绪”冲昏头脑,而应尽快推动乌克兰接受谈判,让一切“恢复原状”。报道称,基辛格Suǒ说的“原状”意指俄罗斯正式控制克里米亚和非正式控制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的局面。

  在一个“开脑洞”的问题中,当被问及若书中提到的六位领导人Huán活着,他们在现今世界的表现如何时,基辛格说,如果有可能,新加坡的李光Yào将是六人中最适合担任美国总统De,而且他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一长期挑战方面也做得最好。

  Jī辛格还提到,Rú果要在这六位领导人中选择一位共Jìn晚餐,有“铁NiángZǐ”之称的撒切尔夫人将是他的首选。

  责任编辑:

Previous post 基恩谈曼城出售热苏斯:瓜帅现在可能不认为阿森纳是个威胁
Next post 塞克斯顿将接受资质报价 留队一年博取大合同